我想写花波,我想写虹村兄弟,我想写花波,我想写虹村兄弟,我想写花波,我想写虹村兄弟,我想写花波,我想写虹村兄弟,我想写花波,我想写虹村兄弟,我想写花波,我想写虹村兄弟,我想写花波,我想写虹村兄弟,我想写花波,我想写虹村兄弟,我想写花波,我想写虹村兄弟,我想写花波,我想写虹村兄弟,我想写花波,我想写虹村兄弟,我想写花波,我想写虹村兄弟,我想写花波,我想写花波,花波,花波。

我真诚的恳求所有JR的写手以及画手,请你们不要再让仗助强上老师了,求求你们了,他只是个未成年孩子啊

今天去做了头,烫了二十四年梦寐以求的梦露卷虽然很快就趴了……理发师姐姐超级q的,打算从此以后就去那家做头了。然后是爸爸生日,和妈咪和魁北克可爱大姐逛街喝茶喝卡布奇诺,还见到了哥哥和咪,实在是太充实了!
哥哥今天对我说我要开始学中文了,还反反复复练习说谢谢,我可耻的又心动了(;゚;ж;゚;) 唉我真幸运,我爱我拥有的一切。
多晚上又打翻了碗,他好像每次吃鱼都会打翻碗,我竟然一丁点都没有生气欸,我要给自己鼓掌,果然失业在家的妇女就是贤惠。
咪今天穿着一件浆果色绣花小斗篷,一来就满嘴爆德语,我不禁有些羡慕她了,这种无惧的烂漫真好啊……能遇到说自己母语的也真好,她和妈咪面对面说德语的时候会不会有种撒泼的痛快感呢?我也好想这样和人讲话啊,可是就越来越不可能了。
失业一周半,语无伦次,我再这样下去就会立马变成一个大草包。我明天再不开始写文我就咒自己活到六十岁都没有狗。

九月十三号的日记。
“我感知到茁壮的爱,我试着变得足够勇敢,我能清楚地看到自己的快乐和痛苦,我能闻到空气里的香味,我想晚上吃好吃的,我想给人带来快乐。
我希望自己可以记住今天,记住此时此刻的心情。可能一年五年十年以后再看到这些会觉得天真又傻气,但是这一天我是这样真实的感到未来有光亮,值得期待和付出。
明天也一定会是一样的。“

阿希丽帕好可爱啊大哭,我就是喜欢极了这种物理攻击强+口不择言+偶尔电波的十四五岁美少女,少女能让世界俯首称臣,是王道的王道

你看透我装模作样的皮,拿手心摸平我的刺,还能从我自私又不安的胸腔里辨认出一点点留给世界的爱意,并且毫无保留地相信它
你真是和小狗一样,至高无上的可爱的东西

lft改版以后涨粉涨得很疯狂......都是按热度搜来的吧orz
其实说实话很不爽,非要这么搞那tb上买个点赞业务把自己所有作品搞进tag前十,一旦曝光率上去了,只要不是太狗屎就每天都会有一批闲人点赞的,不足半月就能成千粉龘龘,这套系统有什么意思啊……
我就是终年逆反,打死都不要萌热度能过20的作品,能看到我写的东西的天使宝宝都是(会给我写千字长评的)灵魂伴侣,别的都是面包屑屑,掉地也不嫌可惜。
⬆️一个半年没动过一个字的人还在做他的宝可大梦

上班快一年了,没产出也快一年了...没写文没练琴没写曲......此刻的我在深刻反省到底是为什么产率如此低下,真的是成了社畜就没时间产出了吗?我看不像,全都是ps4的错,血源的错。
Soul下了三个星期,认识的人够我三年的社交了...好些人都质问我“你有对象为什么还来玩这”,我心说我体验民生不行吗……?体验的结果就是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有意思的人还是那么少,一个比一个自以为是,还不如花花草草来得生动诚实。
在外快七年了,有的时候觉得和国内社会完全脱节实在遗憾,总想找些办法弥补上。积极跑去广东出差是,下各种社交软件也是,但好像得到的总不尽如人意。和一百个人谈笑风生,关了手机还是觉得谁都没认识,比没谈之前更空虚,不如一个人去爬爬山。
常被人说浪漫主义,可我好像打心底就挺看不起人类的这能算是浪漫主义吗?今天看到一个事故报道死了多少多少人,油然而生的想法毫无例外就是“给地球减轻点负担蛮好的”。
虽然热爱生活是没错,但想想几千年以后自以为文明进化到最巅峰的人类被一个彗星全炸绝种了也挺开心的。

希望我三十岁有只柴,给他拍很多照片。
希望我三十岁有个金发小男娃,一台3D打印机,不需要去玩具店,每天想玩啥亲妈给你画啥,睡一觉醒来就有一座地下城堡以及守卫的三名骑士。

怎么这也要绑定手机了啊???????????
恶心得想卸了

© 心脏熔炉 | Powered by LOFTER
下一页